2020国庆
x

注册新用户

发送验证码
立即注册
X

修改密码

发送验证码
修改密码

腊八,年的帷幕

2019年01月11日 09:17:47 来源:*澳门老葡京|黄山新闻网

腊八,年的帷幕

 

    腊八,是为了迎接那个喜气洋洋的“年”,缓缓拉开的序幕。在妈妈眼里,腊八就是一支即将射出去的箭。弓已经拉得满满,只等腊八这一天,那支名为“年”的箭就“嗖”的一声射出去。

    记得儿时,一到腊八,妈妈就开始忙碌起来,似乎年前的每一天都有极详细的规划。腊月里要去置办年货,年货里不仅要有鸡鸭鱼肉,蔬菜水果,家人的衣服鞋帽也少不了。我有时也会被抓个“壮丁”,陪着妈妈去集市采购,然后满载而归。琳琅满目的集市,让我流连忘返。我欢喜着那些吃食,开心得又蹦又跳。人说:“腊七腊八,冻掉下巴”可是,我们依然冒着严寒,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进了腊月,妈妈似乎每每要忙碌到深夜。腊月一进,孩子们就进入了愉快的假期。我就帮着妈妈擦玻璃,搞卫生。手中一块抹布,还要撕下一些报纸,我就站在窗户上,开始擦玻璃。妈妈则忙着去做厨房的卫生。妈妈说:“过年,家里就要新新的,一尘不染。”

    对于妈妈来说,年是一种忙碌;而对于我来说,年就是一种味道。一进腊月,家里总是飘着诱人的香味。妈妈每天晚上都会加工一些吃食,比如炸豆腐,家里要买来很多大块豆腐,妈妈把它们切成小块,一块块地煎至金黄,等春节时吃大锅菜,就有豆腐吃了。妈妈也会炸些散子出来,脆脆的,整个腊月都是香的。

    只要提到腊月,嘴里泛起的都是妈妈炸丸子的香气。妈妈做丸子很讲究,把肉馅精心调好味,丸子个个滚得极圆。放在油锅里,“刺啦刺啦”地响,同时香味儿就悠悠地飘出来。待丸子金黄,妈妈捞出来一个,我就赶紧尝尝。尽管烫口,实在是太好吃了。长大后,吃过很多丸子,都没有妈妈做的好吃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节,爸爸一显身手的时候也到了。他从集市买来一些肉皮,给我们做肉皮冻吃。为了省钱,自己做的猪头肉,那味道更是无人能敌。每每到了腊八,喝完香喷喷的腊八粥,我们一家三口头对头围在一起,剥蒜、腌腊八蒜。这年的味道,开始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长大了,对于我来说,腊八就是一种乡愁。那味道似乎就在舌尖,慢慢地变成一种思念。我们谈论更多的话题,就是回家。人的心如长了草,看着“世界再大,也要回家”的电视片,天天着日历牌儿,算计着回家的日子。设想着各种可能,做着各种应对的方案。如果天降大雪如何,如果加班如何。

    自然而然地,我们也开始为了回家,做着各种物品的采购。腊八,是年的开始,也是人们心灵回家的日子。家里的小院,是否白雪皑皑?那些童年的玩伴,是否都已经回来?爸爸妈妈是否又做起了家乡的小吃?

    想着想着,肚子饿了,思家的心更切了……


编辑:郑亦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