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

注册新用户

发送验证码
立即注册
X

修改密码

发送验证码
修改密码

找年

2019年02月15日 10:49:35 来源:*澳门老葡京|黄山新闻网

找年

王玉初 

短片《啥是佩奇》借着过年,蹭足了流量。农村的爷爷奶奶不知佩奇是啥,并不让人觉得奇怪。城乡二元结构的存在,祖孙相隔,关注点自然有太多的不一样。

过年间,女儿问我,年在哪里?让我猝不及防。神吹瞎侃一番后,孩子似懂非懂,自己反倒一脸懵。

年在哪里?我该如何回答孩子的提问。

年,在人聚集的地方。平日里的乡村,有野草疯长、百虫鸣叫,还有留守老人的孤寂。一到腊月底,村庄才开始苏醒。它被小车的喇叭声叫醒,被一声声“爷爷,我们回来了”、“奶奶,这是我给您带的礼物”叫得充满了温馨与欢笑。人多的地方不一定有年,但没人聚集的地方则一定没有年的味道。火车站常年人头攒动,景区每逢节假日就后人看前人的后脑勺……但那里都没有年的踪迹,只是人多罢了。有则公益广告一直深深印在我的脑中:一个老人独居,子女年底未归。大年夜,他本只能落寞地独自一个人过。这时,邻居请他一起去吃年夜晚,说只是多添一双筷子罢了。大家围在一起吃年夜饭,老人露出了幸福的笑脸,年的味道瞬间霸满了整个屏幕。聚在一起,方知年味。

年,在为团圆的操劳里。城里人越来越图省事,年夜饭也懒得自己动手,哪怕宾馆开出了天价,也要订上一桌。吃完,碗筷一推,用餐巾纸擦完嘴,就算是过年了。事是省了,可为了团圆而付出了几何心血呢?没有过程的积累,那种团圆想必肤浅得多。而且,宾馆里的年夜饭,不知苦了多少为他们服务的人。虽说食客多给了几个钱,却无形中毁了人家的“年”,也不知让多少双眼睛期盼亲人归来却不见后泪水涟涟。省事的年夜饭,是得还是失?每个人心中都有本账。乡村的女人,过年要操劳得多,杀鸡、做菜、蒸粑,做不完的席,洗不完的碗,一样都少不了。好在城里的男人把做饭的美德也带回了乡村。为了团圆饭、过年席,男女老少齐上阵,众人皆累,却少见抱怨,多见欢笑。欢笑间,年犹如糍粑越打越粘,生活越过越甜。

年,在你我他交流的点滴间。春节七天假,预算充足的城里人去欧美,次之去日韩,差一点也想来个新马泰几日游。我想,那不叫过年,只是度假罢了。春节可以在国外,但过年只在中国。城里的年,只在庙会间,在春晚里。这时,我更庆幸自己还有农村老家可回。乡村的年,让亲情友情再次重温并升华。年,就在走亲串友,互道“给您拜年了”的祝愿里;年,就在吃年夜饭前先祭灶神的感恩祈愿中;年,就在乡间小道会车时互相礼让、提醒注意安全时;年,在后生给老人汇报一年的收获后老人们舒展的眉宇间;年,还在孩子们穿新衣裳、拿压岁钱,年轻人相亲、结婚,大人递烟、敬酒等时不请自来。

年在哪里?年就在我们的心间,在民族文化的传承里。年,是中国人最大的信仰!它并不见得时时刻刻显现,却是每一个人的文化基因,深深印在民族的血脉里。


 



  


编辑:郑亦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