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

注册新用户

发送验证码
立即注册
X

修改密码

发送验证码
修改密码

常怀一颗清明心

2019年04月08日 09:12:22 来源:*澳门老葡京|黄山新闻网

常怀一颗清明心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彭晃


冬天走了,春天来了,天气晴朗,四野明净,处处草长莺飞,生机勃勃,这景象物候是清明;“南北山头多墓田,清明祭扫各纷然。纸灰飞作白蝴蝶,泪血染成红杜鹃”,这吟咏感叹的也是清明。


在越来越多的人把追逐物质生活的高大上作为目标,把快节奏生活作为习惯的当下,清明节,就像定时叫醒的闹钟,提醒我们放慢脚步、追思亡者、感恩先祖,的确大有裨益。


《岁时百问》曰:“万物生长此时,皆清洁而明净,故谓之清明。”清明之际,气清景明,经过一冬的酝酿,天和地才真正地睁开了眼睛,一扫寒冬的沉闷与雾霾的围合,桃红柳绿,溪水淙淙,春鸟争鸣,五彩斑斓的纸鸢让蔚蓝的天空更加生动,怎能不让人兴致勃发、恣意烂漫?


然而,有一千个读者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同样是明媚的春光,在不同人的眼里,却是一番不同的景象、不同的心境,甚或大相径庭。清明之前一天的寒食节,相传是春秋时期晋文公为悼念在这一天被大火烧死的功臣介子推,禁止百姓举火燃炊,只能冷食,故名“寒食节”。因寒食与清明相接,后合二为一,流传至今。唐代韩愈的《寒食》是“春城无处不飞花,寒食东风御柳斜”,而同时代孟云卿笔下的《寒食》则是“二月江南花满枝,他乡寒食远堪悲”。这也难怪,孟云卿科场失意,过着漂泊不定、流落他乡的生活,即便百花满枝,也难让他从悲苦中感受到盎然的春意。


与孟云卿客观上穷困潦倒所不同的是,时下有些人生活中稍遇挫折,便神情沮丧,看什么都不顺眼,似乎前途渺茫,一切都黯然失色。记得小时候看电影豫剧《朝阳沟》,银环刚下乡时意气风发,进了朝阳沟,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那么新鲜可爱,“朝阳沟好地方,一辈子我也住不烦”;到了后来,怀着矛盾的心理要回城时,“下乡时路边的野花对我笑,现如今见了我它皱眉摇头”。野花何其无辜,只是她前后的心境判若两人罢了。


如同一年四季有春夏秋冬的轮回不会永远是春天一样,在人生的道路上,不可能一帆风顺,什么人都能遇到,什么事都会发生。如果没有一颗清洁明净的平常心,就会把不如意不顺心的人和事放在显微镜下,花儿谢了,天空也不那么蓝了,连宠爱的小猫也不那么温驯了……


常怀一颗“清明”心,看问题处理事情就会客观得多。世间万事万物,义理相通。清明,这个清爽明净的节气,似乎也在提醒着我们时常怀着一颗“清明”心,神清气爽,笑对人生。


“梨花风起正清明”,很喜欢这一句诗,有神性的美好,明澈、安静、淡淡的欢喜。梨音近“离”,有淡淡的伤感,却开成了花,那些过往与记忆,就温暖了、澄澈了,纵使离别不可避免,挫折不可逃避,而奋斗依然回味美好心底清明,灿若梨花,人生,就是值得期许的。


编辑:郑亦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