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

注册新用户

发送验证码
立即注册
X

修改密码

发送验证码
修改密码

饭桌上的亲情

2019年11月01日 09:59:47 来源:*澳门老葡京|黄山新闻网

饭桌上的亲情 

谭水艳 

随着年龄的增长,许多的记忆开始慢慢的淡忘,而有些记忆却越来越清晰。 

记得上小学那会儿,家里煮饭时总是会掺些红薯一起煮,纯白米饭似乎是一种奢侈。而在这艰苦的岁月里,我每天早上上学前却总能吃到一碗喷香的油炒饭。每次弟弟被迷人的炒饭香味吸引到厨房,吵闹着要吃时,奶奶却总是说:“姐姐吃完饭要赶好远的路去上学,不吃饱就没有力气走山路了。你乖,等你上学了也给你炒油炒饭吃啊!”弟弟终究没吃上炒饭,于是开始天天盼着赶快长大赶快上学。后来,白米饭管够了。生活好了起来,寄宿学校的我,每到周末回家,还总能吃到肉或蛋。后来才知道,家里好吃的平时都不舍得吃,总会用各种办法留到我放假回家后一起吃。 

姥姥家是我从小就最喜欢去的地方。在我的印象里,姥姥家似乎总有吃不完的好东西。不管什么时候去,她的灶里总烤着一把黄豆、一铲瓜籽或几个香喷喷的烤红薯。而床底下总留着一篮火红的柿子,几个大个头的橙子,再不然就是屋后的枣树、桃树、梨树或枇杷树上,姥姥用心守护后留下的几个水果,等着我这个“小猴儿”去采摘。每次看到我和弟弟在树上欢快的吃着水果时,姥姥脸上的笑容简直比柿子的颜色还要灿烂。后来,姥姥总会养几只鸡或鸭关在后园里,让舅舅不解的是,姥姥养的鸡鸭从来不卖也不吃,直到我们的到来,姥姥才在后园追逐着那一群鸡鸭,到吃饭的时候,一上桌,一只又肥又大的鸡腿或鸭腿就飞到了我的碗里! 

这世上最了解我的还是母亲。虽然因为各种原因,我和母亲总是聚少离多,但她对我的关心和爱护却从来没少过。不管是我去她工作的地方与她相聚,还是她到我工作的地方来看我,厨房里总是她忙碌的身影。每次我要去帮把手,她总让我在一旁歇着。总说洗菜水太冷,炒菜油烟太重,说她一个人能行。我知道,母亲是想弥补多年未亲手做饭给我吃的遗憾!从来不需要我说什么,母亲端到饭桌上的饭菜,总会都是我最爱吃的菜,酿辣椒、血鸭、爆炒青菜……这些在记忆深处既是家乡的味道,也是母亲的味道! 

结婚后第一次去老公家过年。年夜饭时,看到那一桌子陌生的菜式,听着陌生的语言,听到外面阵阵鞭炮声,在新年的钟声响起时,我就像到了一个陌生而遥远的国度,躲在被窝偷偷流着孤独的泪。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饭桌上似乎发生了变化。从不吃辣的他们,桌上却有几道菜放了辣椒,而我说过喜欢吃的菜,婆婆总会经常买回来烧给我吃。记得有一次我说春卷好吃,婆婆竟然一大早跑了好远的路,买了一大堆早餐回来,有春卷、韮菜盒子、煎饺等等。当时真的好感动。在一起生活的日子里,因为生活习惯不同,婆媳之间难免磕磕碰碰,但桌上那一两道贴心的菜肴却总能无言的化解我们之间的不愉快。 

吃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环节,也是我们亲情联系中必不可少的纽带。多少无法诉之言语的感情,全都倾注在了一桌熟悉而温暖的菜肴里,也因此,我们牵挂不舍的亲情,也化成了那独一无二的味道记忆。

编辑:郑亦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