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

注册新用户

发送验证码
立即注册
X

修改密码

发送验证码
修改密码

冬天的树

2017年12月15日 09:13:12 来源:*澳门老葡京|黄山新闻网

  冬天的树

  乔兆军

  冬天的树,最为恬静、素朴。放眼望去,一棵棵树,伫立在寒风之中,清瘦的枝条,傲然伸向冷冷的天空,与村庄、河流、田野一道组成最古朴的风景。

  冬天的树是美丽的,喜画老树的吴冠中这样描写过冬树:“夏木郁浓,固具郁郁葱葱之美,而冬天的树,赤裸着身躯,更见体态魁梧或绰约多姿之美。”

  冬天的早晨,常有团团的雾气,树便醉在这雾霭里,看不清模样,恍惚只有树干,像一些船桅,梦幻般浪漫。待到太阳升起,雾气散尽,薄薄的阳光照在树身上,影子便投射在地面上,枝桠交错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感觉它们是在相互依偎着取暖。

  下雪的天气里,与其他日子比起来,树多了几分妩媚娇俏。那硬朗的枝条上,因了这片片的白,便柔润丰满了起来,有着“疏枝横玉瘦,小萼点珠光”的风雅。看着这银装素裹的树,感觉旖旎的春光也不过如此吧,心中便有了融融暖意。

  有月亮的夜晚,树静默而美丽。柔和的月光里,我站在树下,树用枝干勾勒出粗犷的线条,仿佛素描、木刻或淡墨写意,给人以美妙的幻想或淡淡的情思。有风过树梢,树枝便曼妙地摇动起来,有种“动枝生乱影”的美妙。

  其实真正给我带来温暖的,是蹲在树枝上的鸟巢,像小巧玲珑的竹篮,经过多少狂风冷雨仍然那么精致地挂在树上。诗人韩作荣在《冬天的树》中写道:“鸟巢是装满声音的果实,多汁的鸟在空间荡出水的粼纹……”我看见辽阔的天地间,一只喜鹊在巢外盘旋,最后站在树枝上鸣叫。它灵动的身姿,清越的声音,在寂寞的冬天里让人感到分外温暖。

  李渔说树的好处是“见雨露不喜,睹霜雪不惊”,所以能“挺然独立”。冬天的树是谦和大度的,不喧哗不虚浮,你见或者不见它,它就在那里不悲不喜,一如敦厚的农人,给人以淡泊安详之感。

  伫立风中,我对冬天里的树忽然就有了感悟,冬天的树是内敛睿智的,它丢弃一切琐碎,将生命最本质的形态呈现出来,干净、简约、磊落,是四季中最好看的。面对风霜的侵袭,它精气神十足,卓然独立,更显骁勇刚劲。

  无论什么时候,回归真实,展现自我,都是需要一种勇气的。所以,我要向树学习,冬天的树,没有你的内敛、坚毅,就没有春之妩媚,夏之娇艳,秋之丰硕。其实,在你的沉默里,我也读懂了这样的哲理: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