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

注册新用户

发送验证码
立即注册
X

修改密码

发送验证码
修改密码

走在2018的大地上

2018年01月05日 09:45:01 来源:*澳门老葡京|澳门老葡京网址|黄山广播电视报

  走在2018的大地上

  李晓

  2018年的第一缕晨曦,已经照亮了在新年黎明时分上路的远行人。

  在迎接2018年来到人间之际,还是让我把一家报纸的新年献辞作为开篇:“沐浴新年的阳光,一些朝向内心的期许会在琐碎的生活中诞生,一些面向世界的梦想会在平淡的日子里升起。祝福这些期许和梦想,在温暖的大陆栖息生长。”

  迈步2018年的大地之上,我有着简简单单的期许,也有着时空坐标中的愿望清单。

  2017年岁末,我已经开始安排人员,对爸妈在老城老巷的老房子重新装修一番。爸妈住的老房子,还是我1994年结婚时装修了,墙壁上的涂料已泛黄斑驳,当年安的地板砖显得陈旧不堪,老电线也被耗子啃穿了……就图节约几个钱,爸妈一直舍不得花钱再装修。爸还伤感地说,我还能活上好几年呢。这一次,我没再给他们讲道理的机会,没再陪着他们掐着指头算100块钱可以买多少斤大米多少包盐巴了。2018年的新年,爸妈就可以住上装修一新的房子了。新的一年里,祝愿爸妈幸福安康,再也没有深夜里响起的电话,将我突然惊醒。 

  2018年春天,我的随笔集《时光底片》就要面世,它是我在漫漫时光中孕育的第四本小书。这些文字,显影的是我灵魂漫步的蛛丝马迹,曝光的是我心灵荡漾的波光涟漪。至于这本小书中的文字,它到底会在哪些人的心里停留,我无法作出期许,把一本书的命运,还是交还给它自己。

  2018年,我想去拜访几个老去的村庄。我和画家老柏,曾经去探望了几个在大地上已渐渐凋零的村庄,老柏画了村庄素描,有一天他扑向一棵大树突然抱头痛哭。老柏哭着说,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老村庄,老去的灵魂真没有一条回家的路了。老柏的村庄,在东北一条江边,风吹芦苇如雪浪……但前年,老柏的村庄在推土机的轰鸣声中,矗立起了一排电梯房。这个沉陷在老村庄记忆里的老男人,抓住我的手动情地说:“我觉得,老村庄真的可以抢救一下……”老柏说的是,抢救那些老院落、老牌坊、老民歌、老农具……老柏捂着胸口对我说,这些都是村庄的遗产,抢救过来了,也是对老村庄的一种行孝。好吧,老柏,在2018年里,我俩一起,就去给这些荒芜村庄做一次温暖按摩,或者是人工呼吸,虽不能保证它们容光焕发,但起码可以苏醒一下僵硬的身子,让一些老灵魂回来走一走看一看,那是他们寄托乡愁的地方。

  2018年,我想退出一些微信群、QQ群了。我发觉,当我在网络里出现时,有时是靠彼此的点赞给自己的精神输液了。有天我同老牟在一起交流过一个问题,当有人在深夜一个电话催醒熟睡的你,要你陪他去一个地方,没别的事,就是走一走,说说话,你愿意吗?我和老牟都不敢果断回答。这给我很大的刺激,我把太多的情感,都交付网络的虚空里,不停晒着自己的幸福生活,放大着对生活蛛丝马迹的感受,以便获取来自自己与他人的相互点赞,到最后,发现我们臃肿与膨胀的人生,其实成了躯壳。灵魂与灵魂的摩擦,很远很陌生。好吧,我微信群、QQ群里的一些好友们,2018年我要跟你们说再见了,再见面时,希望还能够坐下来聊一聊人生。 

  2018年,我要读几本好书了。而今我的阅读,也呈现出碎片化状态,一本好书,就是一种制高点上的好生活。我得有几个这样的制高点,生活嘛,既要匍匐在地,也要腾空而起。2018年,我还要去看望几个当年的老师,他们大都白发苍苍颤颤巍巍,还偶尔念叨着已人到中年的学生们,让我走进他们,填补他们空洞的眼神。那长眠了的老师,我就去墓前坐一坐。

  走在2018年的大地上,我们拥有的时间,用心编织的生活,都有着阳光的照耀。阳光在天空,也在心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