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国庆
x

注册新用户

发送验证码
立即注册
X

修改密码

发送验证码
修改密码

似水流年

2018年12月21日 10:07:57 来源:*澳门老葡京|黄山新闻网

似水流年

耿艳菊

  清冷寒寂的巷子里,一个年轻女子推着自行车迎面走来,自行车前的车筐里搁着一把紫色的鲜花。凉气袭人的黯淡冬日,哪怕是冷傲的紫色,也会豁然间令人眼前一亮。女子的脸颊冻得红红的,却是一团喜气。也许,是那把鲜花使得她心情很好的吧。

  擦肩而过的时候,我仔细打量了那紫色的花,小小的花瓣,密密地挤在一起,托腮凝神望着清寒的天气。蓦然间认出来,这是名叫勿忘我的花。

  正在脑海里搜寻关于勿忘我的信息,一扇门吱呀一声开了,扭头看,一个老太太走出来,年轻女子叫了一声妈后推车进门。老太太看到了车筐里的花,笑着抱怨道:“大冬天里买这一把野紫花多费钱,到春天后山上漫山遍野都是的。”年轻女子笑:“这是勿忘我,年底了,给家中增加点生气。”

  我心里一惊,赶快拿出手机看日历,果真是,很快,就是新的一年了。时间最让人说不清,似乎不久前还走在巷子里抬头望,远处是苍苍郁郁的绿,转眼就成了空阔的一片苍茫,然后又是新一年的春风花草香。这旧光阴呢,一去之后,永不能复返。

  勿忘我,勿忘我。刚才那个年轻女子是想借花记住光阴,记住不知不觉间流走的美好吧。

  不禁想起《红楼梦》二十三回里林黛玉肩上担着花锄回潇湘馆,刚走到梨香院墙角上,墙内笛韵悠扬,歌声婉转。那是梨香院的十二个女孩子在演习戏文。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。”“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。”不大看戏文的林黛玉听了这两句,不觉点头自叹,心下自思:“原来戏上也有好文章。可惜世人只知看戏,未必能领略这其中的趣味。”又侧耳时,只听唱道:“则为你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……”林黛玉听了这两句,不觉心动神摇。

  如花美眷,花转眼凋谢。年华似水,水会流走,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好年华,总是那么匆匆。身为绛珠草化身的林黛玉,她是以泪还甘露之恩,所以面对似水流年,她是“仔细忖度,不觉心痛神痴,眼中落泪”。

  朋友圈里,博客中,公众号内,到年底,看的最多的是年终总结之类的文字数据。这是对流走的一年光阴最现实版的留存了,不管是寥寥数语,还是长篇大论,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其实都带着万千感慨。

  那个叫马赛尔·普鲁斯特的法国作家,用一部巨著《追忆逝水流年》来写一个人对自己青春的无限怀恋与追念。时间远走,而巨著永存。

  似水流年,在时间面前,我们,还有大地上的那些生灵,也总在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尽力而为。

  院子里有棵老柿子树,冬日里树叶尽落,最高的枝上却始终挂着两枚红柿子。每看到它们抱枝而紧紧相依,总会想到苏轼的诗句:人生到处知何似,应似飞鸿踏雪泥。泥上偶然留指爪,鸿飞那复计东西。

编辑:郑亦军